ヒカアキ動物化

今晚和老婆一起画了各种魔性的光亮animalisation🌿(虽然只有左边一排动物是我画的(到底为什么最后还混入了植物!!…

白河夜船⑩

八月初,北京的夏天進入最難熬的時候。宿舍和封閉的場館內都有空調,可一到外面熱氣便從地上蒸起來,模糊了遠處的景致。蔚藍的天空下沒有風,太陽像壞掉了一樣靜止著,樹蔭底下的地面都在發燙。

即使每天十根綠豆冰,倉田依然覺得自己像個蒸熟的包子。

「原來人的體質還分怕熱和不怕熱啊⋯⋯」

看到同宿舍的伊角安穩地穿著黑T恤、黑色長褲和黑運動鞋,一頓只吃一點點食物,不禁感慨。

「所以都是天生的吧。一定不是我吃太多的緣故。」

爲了方便除訓練外的平時對局,圍棋國家隊的宿舍都是雙人間。擂臺賽的1隊裡,除了他和伊角外,塔矢和進藤一間,社和參加單打的越智一間。…

白河夜船⑨

亮從文具店出來的時候,已經接近晚上八點,天邊剛開始有一點日落的顔色。淡紅的雲浮在四週高樓的玻璃幕墻裡,各自處在一片變形的天空下,一抬眼,竟有些分不清哪一塊才是真的晚霞。

拎的禮品袋裡裝著新買的手帳,碧色緞面的外封,燙印著金色的千本櫻紋樣。

哪裡都和以前用的那本一模一樣,可他總覺得有什麽變了。

早上在自己房間裡醒來,只覺得渾身浸泡在沉重潮濕的熱氣裡,整個頭顱像是被灌了鉛,前額泛起一陣陣鈍痛。勉強睜開眼睛,陽光對於十二月來說太過刺眼,庭院裡的樹木不知在何時已經生出數不清的葉子,一切都像是處在錯誤的時空。

然後他看見枕邊盛著藥品的盤子、給自己留的字條,了解到那場車禍,和那個失憶的病症。

都已經過去七個月了嗎?

回顧光碟裡列出的事件,看著朋友們給他錄的影片,許多信息在腦海裡堆積起來,卻沒有任何實際的回憶。

光碟有三張,最早的在二月,他直覺已經看過很多次——…

白河夜船⑧

纠结了下这样跳时间线的情况是否算作正文还是应该作番外发布,结果还是作为⑧发了,毕竟⋯⋯


降落在北京首都機場的時候,客艙內的空氣似乎一下變得悶濕。光坐直起來,揉了揉眼睛。恍惚間看見遠處的航站樓像一塊巨大的鰻魚——剛用過飛機餐,怎地好像又餓了?

從小窗望出去。明明還不到七點,天色卻灰暗得能擰出渾水來。霧濛濛的空氣中,跑道的燈從視線裡滑過,視線所及,飛機上和地勤的制服上都寫著漢字,乍看之下和羽田機場也沒什麼不同。…

白河夜船⑥

終於拍到莊司君微笑的臉了!有那麼三張,還足夠清晰,周圍的人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表情。

古瀨村蓋上鏡頭,放下相機,揉了揉痠痛的手掌。

二〇〇八年三月十九日,從去年四月開始放送的第55屆NHK盃,在今晚正式落幕。莊司遼以半目惜敗於塔矢亮,作為亞軍,現在正捏著一杯柳橙汁被贊助商和合作人圍攻。

「不好意思,我還沒成年,不能喝酒⋯⋯」…

白河夜船⑤

從停車場把車開出來的時候,已經下起了不小的雨,明子伸手打開了雨刮器。

——還好早上有提醒小亮要帶傘。

收到光盤不到一週,亮就通知棋院自己可以重新開始工作。除了每天早上看過視頻之後需要一些時間來調整狀態,他的生活似乎已經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小亮這幾天一直在看手帳呢。」

「嗯,我把每天的事記錄下來,能稍微提醒自己。」

準備早飯的時候有見到亮把那本緞面的記事本擱在餐桌上,封皮上面貼著幾張便簽,寫的事似乎都和進藤君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