ワンダーファング (奇蹟之牙):Episode ❶

又名「俺、インキュバスという仕事を辞めたい。」

Notes
這個發文時間,睡前給大家送溫暖(?
是魅魔光✖️黑道少爺亮的paro,涉及爬行類(?)人外,意識不清和一開始的非自願。不喜可以跳過(那就沒什麼可看的了可以右上角回见了!)
最近回了一些三次元坑所以寫的時候總有一種舞台感(?)而且有挺多死神(和吸血鬼?)形象借鑑畢竟也是專業誘惑獵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x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歡迎捉蟲!
結尾有彩蛋畢竟復活節


來東京已經三年了⋯⋯塔矢亮望著電車外模糊的景色,想起自己第一次踏進這座城市的時候。

那天很冷,他趕了最早的一班從橫濱到東京的車,穿著普通的深灰色大衣,頭髮藏在帽子裡,圍巾遮住大半的臉,左手拖著一個不起眼的黑色旅行箱,沒有掛信息牌,右肩的深色帆布包裡裝著一打發黃了的樂譜集、四本寫滿的五線譜本、一台邊角磨光了的平板和一部貼滿貼紙的沈甸甸的手提電腦,順著火車站的指示牌找到電車站台,在人擠人的車廂裡不得不貼著門口,旅行箱夾在小腿中間,帆布包放在身前,視線追著窗外一閃而過的景觀。

當時連公寓地址都找了半個小時;路上有些無所事事的人在閒逛,看了他一眼,從他旁邊走過去,身後一股煙味。公寓在三層,沒有電梯,走廊的欄杆和水泥地上有點煙頭的痕跡;房間進去之後還要自己打掃,家具和生活用品也不全。他現在仍然住在同一間公寓裡,多了一台二手的電鍵、兩把原聲吉他、輟學的學長留下的一把小提琴和一台二手音箱,旁邊的書架上有一整層的唱片,床頭的牆上貼滿了海報和音樂會宣傳單,正中一張是sai老師兩年前復出首演的簽名卡片,床上疊了三層毛毯,還有酒吧同事在他生日時送的音符抱枕。

「下一站,新宿,新宿。請左側下車——」

每天放學來酒吧上班的時候看到的天色已經越來越亮,風卻還是冷的。塔矢縮了縮肩膀,讓下半張臉都藏在圍巾後面,戴著手套的手不想從口袋裡拿出來。在這間酒吧也待了兩年多了——第一次來面試,看到門口寫著「吉原」兩個大字的燈籠,還在緊張裡面會不會有些奇怪的人,但其實不論是同事還是客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友善的;說是面試,其實就是給員工和當晚的客人們試演兩次,畢竟「東京藝術大學音樂學部」這幾個字放在履歷裡已經顯得很有說服力。現在想來,在酒吧駐唱確實在他打過的幾份工裡算是的薪酬優厚又輕鬆的了。

「來啦,塔矢君。晚上好!」吧台背後,正在擦啤酒杯的戴著眼鏡的酒保回頭向他揮手。

「足立先生,晚上好。」

今天來得有點晚,舞池裡已經全是躁動的年輕人。塔矢從帆布包裡把琴譜拿出來,將包放到吧台後面,他聽到足立扯著嗓子對他說:「那我就下班了!今天小宮君輪休,新來的進藤君替他。加油,下週見。」

「謝謝,下週見。」

上一個樂隊還在台上,唱到他們壓軸曲的第二段,頭髮亂糟糟的主唱閉著眼睛,雙手握著麥克風,矮個子的吉他手和高個子的貝斯手在他背後面對面用腳打著拍子,有著同樣亂糟糟頭髮的鼓手弓起後背跟著手掌擊打木箱發出的節奏搖晃。與其說是一場演出,不如說更像是在給他們自己表演。塔矢悄悄繞到舞台旁邊,靠在陰影裡過今晚的曲子,琴譜拎在手上,並沒有看。

一曲結束,舞池裡響起一團叫好聲。

上台之前,他隱約聽見一個不熟悉的聲音在向客人問好,想起足立先生說今晚換了新來的酒保,便朝吧台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個瀏海染成金髮的男孩子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歲數,黑色馬甲背心下的白襯衫釦子解開三個,抬起手臂的時候袖子被繃出褶皺,手指的骨節分明。他一直笑著,下頜的線條清晰流暢,說話的時候喉結上下滾動,過長的額髮擋住了眼睛。舞池上方水晶球散發出五顏六色的燈光,灑在他身上,像月色穿透教堂的玫瑰花窗。

進藤光感覺有人在看他——很值得在意的人。原來魅魔的身分在人類社會是這麼方便的嗎。在學校的時候,一半的課程都在教他們如何接近目標、獲取關注並得到他們的信任,失敗慘案和反面例子都要求熟讀並背誦全文,人類也一直被認為是疑心很重、容易變卦的生物。於是領到畢業任務的時候心虛了好多天,儘管早就知道這個任務大概的內容。

還好到現在為止,在這個世界經歷過最難的事情是就數錢、記住十幾種雞尾酒的調法和明白客人點的是哪一種。至於正式的「考核」——沒事,不就是把平時對著幻化出來的假人做的事情找個真人做一遍嗎,有什麼的!

於是他把手上的啤酒遞出去,笑著收了錢,趁著洗手的空閒朝著視線的方向轉頭。

果然和照片上一模一樣——塔矢亮,二十一歲,現東藝大音樂學部作曲系三年級,橫濱出身,是著名黑幫家族白龍會會長塔矢行洋的獨子,名副其實的黑道少爺,三年前和家裡斷絕關係出走來到東京,聽說組裡也有派人在找他——但學籍都能夠被查出來欸,有那麼難找嗎?人類的黑幫是不是不太行啊?而且如此有特點的齊髮,讓人印象深刻的敏銳又有所隱瞞的銳利眼神——塔矢發覺他看過來,便轉過頭面對著台下鞠了一躬,及肩的黑髮甩出一道弧線,低頭的時候露出耳尖和一點點後頸。

於是進藤光繼續調下一份酒,嘴角挑得更高了些。

演奏結束的時候,有個在他表演中間來的橙色中分短髮的男人在舞池裡跟著歡呼,看不清他的臉。

下一個樂隊在準備,塔矢走下台,和他們打了個照面,繞過客席去吧台旁邊的洗手間。

開著暖氣、混合著酒精、還充斥著荷爾蒙的躁動,酒吧裡的空氣又乾又熱,他在台上喝掉半瓶水,耳朵像要炸了一樣,現在只想洗把臉清醒一下。洗手間是空的,隔間的門都敞開著;這裡稍微涼爽一些,燈光也明亮一些,有空氣清新劑的味道。他雙手撐在水池兩邊,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瀏海投下的陰影很好地遮住了眼裡的血絲和眼瞼下的暗色。鏡面和他的倒影之間有一道窄窄的縫隙,使得鏡子上星星點點的水垢也倒映出來。雙手放到感應器下面,涼而軟的水流沖進手心,他緊閉上眼將臉埋在手掌裡,水的低溫更顯得他臉頰發燙,液滴順著嘴角和下頜落下去,他在它們流進襯衫領子之前用手指接住。

有人走了進來,並且停在了他附近。

進藤光打著啤酒,一開始只是聽見洗手間裡有水聲,後來門突然被鎖上,有撞擊和像是打鬥的聲音,還聽到有人說話——剛才塔矢進去之後,又有一個橙色頭髮的男人推門走進去,難道——

「唔!——唔⋯⋯」

剛剛額頭撞到水池邊緣,趁著他起身的時候,背後伸出一只手鉗住他的肩膀,臉被一塊濕的白布蒙住,強烈的又酸又腥的奇怪味道刺得他想要咳嗽,可是喉嚨只能做到乾嘔的程度,他想旋轉身體用手肘把身後的人撞開,但肌肉無法完全接收到大腦的信息,口袋裡的折疊刀也被抽走。意識是清醒的,只是身體失去了控制——能夠用上這種快速起效的吸入型迷藥,這個人到底——

洗手間的門被撞開,有誰衝進來,隨後便是拳頭像冰雹一樣打在人身上的聲音。「——你這傢伙、在幹什麼?!」

「啊、沒有,求求您!我沒有惡意的!只是最近太寂寞了、我就——想、想找個⋯⋯」

之後的他沒能聽清,原本就含糊的話語和毆打的聲音混在一起。他感到四肢使不上力氣,靠著洗手台的大理石往下滑,卻在即將跌到地上前被一雙手臂接住了——他盡力睜開眼,嘗試對焦到眼前的人臉上。金色的額髮、琥珀色的眼睛、黑白的制服⋯⋯

「喂!你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塔矢想回答,但麻醉的藥效還沒有消失,他幾乎沒法自主地去動身上的任何一個地方,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難。

やれやれ、居然發生這種事⋯⋯該怎麼辦呢。自己的任務目標雖然沒有中毒,但是神經信號的接收被阻斷,肌肉不能根據意識活動,呼吸和供血都會很費力,不過那塊白布上的劑量本來就沒有打算致死,掙扎的過程中藥也已經揮發了一些,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話說回來,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真實的人類軀體——任務目標像現在這樣無力地躺在自己懷裡,微涼的黑髮順滑地垂下來蓋在自己手臂上,瀏海散開露出額頭,嘴唇稍稍張開,睫毛顫抖著,眼神迷離的樣子,看起來,好像是挺美味的?

保安把名叫「真柴」的犯人帶了出去——好像還是店裡的熟客。臨走時還仔細地將洗手間的門關上,貼了維修的標誌。這裡就只剩下他們二人了。像這樣等了幾分鐘,他感覺藥效在對方的身體裡一點一點消退,心跳變得有力了一些,呼吸也逐漸恢復到正常的速度和深度。

塔矢亮動了動,額角露出一點皮下出血的紅色。

「啊,你受傷了,疼嗎?需不需要送你去醫院?」

聽了他的話,懷裡的人用力搖頭,儘管動起來還是很困難。

「好,好,你先別急。」他伸手輕輕撥開柔軟的青絲,望著對方慢慢對焦的眼睛,「那我送你回去?」

「唔⋯⋯」塔矢亮輕輕點了點頭,「嗯。」

向同事們交代清楚情況,進藤光扶著塔矢亮走出酒吧街來到二丁目東的十字路口。了解自己的存在對於人類的效果之後,果然輕而易舉地打到了出租車,司機甚至主動下來幫他打開車門,還在後座加了兩個靠枕。

「請問二位先生去哪裡?」

進藤光在資料裡看過他家的地址,但還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轉頭看著他。

塔矢有些費力地把每個字說清楚,「⋯⋯麻煩去,荒川區、西日暮里三丁目。」

這樣含糊不清的、柔軟的聲音努力想把話說好的樣子,怪可愛的嘛⋯⋯資料上寫的是十八歲就離家出走、叛逆的黑道家族少爺,照片上也是很凌厲的眼神,挺難和眼前的人聯繫上——人類應該是很有戒備,不會輕易接受外來者,甚至連其他同類都會欺騙和背叛的生物吧。並且長得也參差不齊花樣百出,技巧遠不如專業訓練過的魅魔,所以會有魅魔被人類蠱惑這種事,還真是百思不得解⋯⋯

塔矢亮總感覺自己剛才說出地址的時候有一種意識不受控制的感覺。感官還是有些模糊,但頭腦算是基本清醒了。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人有什麼打算?自己被下了藥,但藥效只是肌肉的神經性麻痺,劑量也遠不及能夠致死的地步,起效卻意外地快,對方還找到了口袋裡的刀⋯⋯是綁架之類的嗎?在酒吧這種地方,即使行事敗露了也能輕易偽裝成別的目的,希望自己的行蹤沒有暴露才好。說來,旁邊這個人——這個新來的酒保,是姓「進藤」吧——

「怎麼了?」像是能讀心一樣,進藤光轉過頭來,「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塔矢亮看向窗外,「沒有,沒事的。」快到地方了,應該能夠自己走回去。這樣想著,甚至沒有意識到眼皮已經慢慢闔上。

車在路邊停下。「您好,目的地到了,一共是三千八百元。」

進藤光這時才反應過來,走的時候只從吧台後面拿了塔矢的看起來有很多重要東西的帆布口袋,卻忘了自己裝了一打日圓現金的包。身邊的人還靠在窗戶上,剛剛半睜開眼。他遂從後視鏡盯著司機的眼睛,咧開嘴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柔聲說:「車錢的事,您就不用擔心了,是不會交的。」

司機眨了眨眼,也跟著笑了起來:「啊,是喔,是這樣呢!」

⋯⋯什麼?是還沒有付錢的吧⋯⋯?塔矢看旁邊的人已經開門打算下車,又望向司機,卻見兩個人都是眉開眼笑,一副滿意的樣子。難道是藥效沒過,頭腦還不清楚,產生了幻聽嗎⋯⋯?

謝過司機,剛準備自己下去,進藤光就從另一側跑過來給自己開門,殷勤地接過他略顯沈重的包,一邊扶著他的手一邊說:「你還比較虛弱,我送你到家門口吧。」話音未落就直接把自己一條手臂架在他肩膀上,「——啊,對了,是哪一棟?」

塔矢本想拒絕,脫口而出的卻是:「謝謝你⋯⋯前面左轉就是。」

這個時間的街道上只有幾個閒人在逛,眼前是一座四四方方、從模子裡倒出來一樣的灰色磚砌多層公寓,不知是接觸不善還是別的電路問題,走廊上亮著的白熾燈像是蠟燭一樣在冷風中忽明忽暗,樓下的空地上還散落著一堆煙頭。進藤光暗自想著這麼好看的人怎麼會住在這種亂七八糟的地方。擺脫了酒吧和汽車裡的味道之後,他意識到塔矢亮身上有一種奇特的像是玫瑰木、雲杉和溫暖的毛織物的香氣,在溼冷的夜風裡尤為明顯。

到樓梯口的時候,塔矢停下來看了他一眼,「那個,我真的、可以自己上去的,三層樓而已⋯⋯」

快到手的目標怎麼可能這個時候放走,這可是結業任務。「還是讓我扶你吧。都走到這裡了,如果中途出什麼事,我可是會超級後悔的!」,他堅持道,而且以塔矢亮心跳的速度和肉眼都能看得出來變紅了的耳朵和臉,說可以自己上去八成只是逞強。「人類禁不起軟磨硬泡,能用口舌辦到的事情儘量不要動用魔力。」——是課本上寫著的。

塔矢亮推開房門的時候,進藤光只覺得這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人類不都是喜歡大的東西嗎?房子要越大越好,【自主規則】也要越大越好,結果這裡看起來不過堪能放下兩張雙人床。這樣回想起來,那種會帶著人上下走的「電梯」在這棟樓也沒有看見。房間裡有與塔矢亮身上相似的溫暖的木香以及紙張和墨水的味道,窗戶旁邊放著很多樂器,書桌上有一台合上的電腦,充電線亮著幽藍的燈,電腦旁邊放著一摞五線譜紙。牆也不是刷得一片白的樣子,而是貼了很多音樂家的圖片和作品封面——那張看著很軟的單人床的上方正中央有一張寫著「sai」的白色卡片;這張簽名的氣息讓他很有親近感,像是某一位同類做出的造物,可他不記得有在人類世界做音樂家的魅魔——這個身分也太顯眼了。

「謝謝你送我回來。」塔矢將圍巾和大衣掛在門口,他說話已經比較清楚了,只是走路還不穩,寬鬆柔軟的白襯衫跟著晃動,抬手的時候袖子滑下來露出半截小臂,「家裡這麼亂,真是不好意思⋯⋯喂,你在做什麼?」這個一直很溫和的人突然衝過來瞪著自己,聲音也抬高起來,「不要隨便動這裡的東西!」

「啊,」只是把手靠近了一點想確認一下別的魅魔的氣味而已,居然這麼介意嗎⋯⋯「抱歉,就是有點好奇。」

「好奇的話可以問我,畢竟是我的房間,這樣很沒有禮貌。」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這樣根本沒法問嘛。但塔矢亮說出那些話時心跳和呼吸都在變快,瞳孔放大,皮膚血管收縮,腎上腺素分泌增多,所以他對於這個簽名的保護欲和對於簽名主人的感情是真的非常強烈?而這上面又有自己同類的氣息——等一下,說好的畢業任務對象都「沒有過性經歷」呢?還是說他沒有和簽名的這位同類做過,就已經有了這麼深的感情?——他們靠幹什麼得來的感情?

進藤光心裡沒來由地感到憋屈;本是屬於他的目標,明明都還沒有體驗過他做愛的手法,就背叛了自己而選擇維護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魅魔——就為了他的一個簽名。果然人類的思維就是難以理解。原本一個合格的魅魔要從人類那裏得到食物的正規流程應該是,像在校內學習到的一樣,先接近任務對象、走進他的生活並與之培養感情,等時機成熟再進行引誘,這樣就可以方便地展開行動讓獵物迷戀上自己,以讓對方在做愛的時候動情,從而汲取到更多的生命力,作為考試也可以得到更多分值。不過對於已經被同類染指的獵物,跳過中間的步驟用上能力直接誘捕倒也無妨——於是,他歛起神色慢慢地轉過頭,緩步走到對方跟前,直視著他的眼睛。

塔矢亮不動聲色地向後退了一點,腳跟觸到背後的牆壁。這個人為什麼好像⋯⋯在生氣?明明是他擅自動了別人的東西。雙手垂在身側,塔矢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像是察覺到危險,金色的燈光在角膜上閃爍,拳頭握緊又鬆開,拇指用力地摩挲著中指的根部。進藤的十指一點點扣住他的上臂。

他覺得自己出現了新的幻覺。面前的人眼睛變成金綠色,背後長出深色帶鉤爪的翅膀,翼膜上的細鱗閃閃發光,一條覆蓋著鱗片的黑色長尾從身後伸出,在空中晃了兩下,黑桃形狀的尾尖指向自己。剛要張口說什麼,又看到他的頭上長出一對珈琲色的尖角,燈光在圓滑的表面上反射出詭異的色澤。

「欸?這是⋯⋯」他瞪大了雙眼。

塔矢亮這才後知後覺地感到害怕,掙扎著想要推開,然而手剛抬起來便被牢牢握住。進藤光將他罩在自己的陰影裡,拉著他的手腕舉過頭頂,壓在微涼的牆壁上。

「最好不要亂動,」面前的——人?——偏著頭湊近塔矢的頸側,壓低的聲音像貝斯提琴的鋼弦在耳邊振動,「不然,會很疼的。」拇指在他手腕內側輕輕地上下撫摸,分明是很細微的動作,觸感卻很怪異,像是有電流從肌膚相貼的地方開始流經全身。他的意識變得輕飄飄的,下腹昇起動盪的緊張感,身體輕顫,慾望也有了抬頭的趨勢。

「喂喂,你很敏感啊⋯⋯」進藤眨了眨眼,金綠色的眸中波光流轉,彷彿他的反應是什麼值得感嘆的事。空閒的右手將他腰側的襯衫推出波紋般的褶皺,向上爬到胸前,隔著輕軟的布料用略長的指甲掃過那片劇烈起伏的肌膚。

「呃、呃啊——」不受控制地呻吟出聲,塔矢亮扭過頭去,額角貼著牆面,從耳後滑下的碎髮半遮住臉頰的紅暈,咬了咬牙試圖讓自己忽略周身不斷湧上的快感,抬起濕潤的雙眼瞪著進藤光,質問道:「你到底是誰⋯⋯對我做了什麼!」

「確實沒有好好介紹過呢。現在告訴你也沒關係,反正做完之後你就會忘記⋯⋯」或是死掉——當然了,他並不希望自己初次的任務對象就此夭亡,可這很大程度上只取決於對方的精神力和性能力。「我叫進藤光,是個魅魔(インキュバス),跟你同齡,」他看著塔矢亮愣住的表情,連被縛住的手腕都不再掙扎,睜大的眼眸如粼粼的水面般倒映出他的臉,「你是我的大學結業考試的對象、也是我初次的『覓食』。話說那個——」進藤光停頓了一下,聳了聳肩,改口道:「總之檔案上寫著你也是第一次。不過我的技術在應屆生裡算好的,應該不用擔心。嘛,做好覺悟吧。」說著,他眼含笑意直直地看進塔矢亮逐漸泛起水霧的眼睛裡,舔了舔唇,顯得有些邪肆。

什麼裡個東西。Incubus?確實是曾在某些文藝作品中見過,還以為這跟其他的神話故事一樣只是虛構的傳說而已,居然能親眼見到,受害者還是他自己——聯想到剛才在出租車上發生的事、他現在的外形以及自身起的反應⋯⋯突如其來的超自然接觸,被陌生的生物跟到家裡還單方面宣布要做愛⋯⋯明明是邏輯上完全不能接受的事,可為什麼,身體在發熱,一種他沒有接觸過的渴望被挑起,甚至看著眼前人的雙眸、明亮的金髮、硬朗的下頜線條和玫瑰色的嘴唇,發現這個男人的臉也很有吸引力——好荒誕的感覺,又像是美妙的夢境一樣讓人無法拒絕。

胸前的手游移到頸側,指尖輕輕挑開肩頭的髮絲。還未反應過來,他就感到失去平衡,伏倒在柔軟的織物間,毛毯里積攢的熱氣從周身飛濺。翻過身想要坐起,雙手卻立刻被壓住。襯衫的釦子被一顆一顆解開,皮膚暴露在空氣中的觸感讓塔矢顫抖了一下。進藤光在他身上,收在背後的翅膀小幅扑騰著,細長的尾巴左右擺動。一個柔軟的吻落在額頭的傷處,隨後是眼睛、鼻尖,最後來到唇角,舔舐啃咬著他的下唇,讓他無法克制地微仰起頭,發出含糊的嚶嚀。

下身的躁動令他感到可恥,想掩蓋那裡的反應可是雙手卻被鉗住,不知是不是適才的藥效沒有過去,他完全使不上力氣來反抗。膝蓋頂進試圖夾緊的腿間,西褲的布料在大腿根部摩擦。「嗯、你——唔!」對方的舌頭藉著他呻吟的間隙闖入了口腔,掰著他的下巴強行吮吻住那雙一張一合的軟嫩唇瓣,舌尖在嘴裡肆虐,掃過上顎和黏膜。無法掙開對方的桎梏,塔矢亮感到头脑混沌,耳边满是情色的水声,眼中的霧汽漫到睫毛上。

「呃、嗯。哈啊⋯⋯」被迫張著嘴,對方的舌頭抵在他的舌根下打圈地挑逗,他的喉結滾動,津液從唇邊溢出——自己一定是瘋了,他竟從這粗暴的侵略性的吻中嚐到甜美,不自覺地想要回應,顫抖著舔舐起對方的舌尖;不禁順從起肉體自發的慾望,像是墜落進綿軟的深淵。

收到這麼鮮明的反饋,進藤光的翅膀不自覺地展開抖了抖,尖端的爪牙險些掃到牆邊的一排樂器;魅魔為性愛而生,除卻用外表和魔法迷惑人的能力,他們的體液也有使人類發情的功效。親吻的過程讓塔矢嚥下了不少他的唾液,這具身体也主動地為即將到來的交配做好準備——裸露的肌膚泛起潮紅,血管擴張充血,呼吸和心率不安地加快,下腹到大腿的體溫顯著升高,瞳孔因為陌生的快感而放大失神,克制的呻吟聲又完全暴露了他身體正在經歷的性愉悅——果然是覺得很舒服吧?他改用尾巴捆住塔矢的手腕,空閒的手則來到下身解開他的長褲,褪下內衣抓住了那根充血勃起的陰莖。

「啊啊——別、別碰那裡!」身體有一瞬間緊繃到幾乎要彈起來,身下的手所帶來的奇異的刺激像是一種深層的暗示,從被握住的地方滲入他的意識;清醒的半邊頭腦警戒著眼前的危險,他扭動著腰想逃離,貪圖快感的那部分又讓他眷戀對方手心粗礪的觸感。

「不要——嗚呃,好奇怪。」塔矢亮不自覺地挺著腰將敏感的部位往他手裡送,半敞的衣領滑到一邊,嘴上不情不願,含糊不清的吐字夾著甜膩的呻吟,眸中水光瀲灩,「哈,拜託,嗯⋯⋯」

進藤光感覺身下人的肉體正在慢慢為自己綻放。眉頭微顰,用那雙迷濛的眼睛望著自己,閃爍著水光的嘴唇半張著,無法壓抑的喘息聲像暴雨潲進窗戶一般洩出來,手指攥緊皺摺的毛毯,胯隨著他的節奏向上頂著,大腿根的韌帶像白色馬鬃做的琴弓。

看來已經差不多了⋯⋯進藤光放鬆了對他肢體的禁錮,尾巴轉而纏上他的大腿,細密的鱗片輕輕刮著那處柔嫩的肌膚;一隻手從襯衫下探入,由擡起的後腰沿著脊柱向上撫摸,最終停在漲紅的乳尖周圍,指甲若有若無地碰到微顫的皮膚。呻吟和著水聲在唇舌間振動,塔矢的喉嚨盡力地接受著渡過來的液體,多餘的從嘴角溢出來,順著下頜流到後頸。握著他性器的手指有節律地上下撫弄,指腹時而擦過頂端,滲出的清液被抹下來塗在柱身。從未體驗過的快感讓他挺起腰迎合,羞恥心像春風下的殘雪一樣逐漸消融,雙腿不自覺地打開;纏在腿根的尾巴順勢攀得更高,摩擦到會陰與鼠蹊部。

魅魔放開了略微紅腫的唇瓣,銀絲落在追來的舌尖上。他的手摩挲著塔矢泛紅的眼角,順著臉頰的輪廓插入有些汗濕的黑髮,濕潤的親吻和舔咬取代了手指點綴在起伏的胸前,犬齒銜住立起的乳頭碾磨。

「唔、那裏、別⋯⋯我快要、嗯嗯!」

塔矢感到自己沈溺在溫熱的海水裡,四肢的知覺被沖散,僅有的意識匯聚在與對方肌膚相觸的地方;覆在性器上的動作變得強烈,沒有容赦地反復摩挲著鈴口處,隨之帶來的極致快感如同深處捲起的浪湧,將他送向未知的彼岸。

喉嚨裡帶著哭腔的凌亂的嗚咽聲像是迴盪的餘音。張開的翅膀勾到吉他的鋼弦,發出鐘聲一般的振顫,長尾的鱗片下,塔矢的雙腿內側微微痙攣,因為被纏著而不得不保持張開的姿勢露出私處,高潮時的模樣一覽無餘,腰腹收緊,沾了一層細汗的襯衫貼在身上,胸前的皮膚昇起晚霞一樣的殷紅,濺上的白液是低垂暮色下初綻的晚香玉。望著那雙雨夜般迷離的眼睛,硃砂從眼角暈開,黑髮鋪散在淺色毯子上,皓齒間露出粉色的舌尖貼在唇角,進藤光睜大了橄欖色的雙眸,甚至忘記眨眼,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臉上在發燙——見鬼,竟然會對著任務目標產生害羞的情緒,彷彿是被技巧更好的同類壓了一頭。他再一次感嘆於人類竟能有如此的魅力,和原先清冷的印象完全不同;原本只是來考試的,卻被這個人在床上流露出的豔情的一面真實地激發了慾望。一隻手撥開貼在頸側的碎髮輕舔著他泛紅的耳垂,另一隻則牽起塔矢的手放在他沾染白濁的胸口,指尖圍著乳暈處打轉,隨後滑過仍在顫抖的身體,蘸了黏膩的精液覆在自己的性器上。

「嗯、幹什麼⋯⋯」塔矢從餘韻中回神,側過臉從眼角望著自己被握住的左手,雙腿企圖合攏,鱗片粗糙的觸感讓他顫了一下。

表現出一副被逼迫的樣子,那隻手卻像是不歸他管一樣沒有一點反抗的意思,白皙修長的手指顫顫巍巍地握住莖身,順著進藤光想要的節奏來回擼動。陰莖表面漲出青紫色的筋絡,柔嫩的手心和著半乾的精液與滲出的前列腺液,跟指尖略顯粗硬的琴繭交錯著摩擦帶來的刺激讓長尾和翅膀上的鱗片聳立起來,他不得不及時鬆開身下人的腿,轉而收窄了圓鈍的尾尖蜿蜒著向下伸向還未被觸碰過的後穴,同時手指鑽進聊勝於無的襯衫裡。

塔矢亮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即將脫口而出的叫聲又被溫柔的親吻堵回喉嚨裡。下身那個地方被放進異物有一種違和感,腿又被魅魔的膝蓋頂著不能合上,想要夾緊腿根和臀部,卻只能讓陌生的觸感變得更加鮮明。

進藤光只覺得尾尖像在被吮吸,他一邊用技巧性的深吻安撫對方,勾著那條軟舌與之糾纏,汲取著他身體上清淡溫暖的木香,一邊用尾巴繼續開拓他的後穴。退出的時候,粉色的腸肉不舍地挽留,再推進去又會受到不小的阻力;故意沒有去找那個最敏感的點,聽到身下的人發出語義不明的悶哼,夾雜著凌亂的呼吸,攀在他的肩膀上的右手收緊輕輕推搡,腰和胯卻順應著他的進出而扭動著迎合,痙攣的後穴像是發出邀請一樣翕張著。

「ほら,」嘴唇上溫熱的接觸消失,塔矢亮聽到魅魔的聲音夾著粗重的吐息在耳畔響起,異物在身體剛剛開始感到習慣便抽離了,他下意識地挺起腰想留住那種感覺。視覺被眼中的水汽模糊,進藤的金髮在燈光下像多瑙河上的落日,面色染上潮紅,黑色的雙翼遮擋了白色的天花板和身側的牆壁。「要進去了喔。」金色的碎髮有些汗濕地貼在額角,綠色眼眸中燃燒起慾念,又分明是那樣認真的神情——塔矢感到下腹發緊,遂移開了視線,又不合時宜地瞥到牆上貼著的海報和簽名,只覺得身體變得更熱。

「嗯、嗯,嗚呃⋯⋯哈、好大。」性器將後穴再一次填滿,滑膩而微涼的觸感讓他想要躲開,卻被死死地扣住了腰讓肉柱逐漸楔入。隨即感到身上人的動作頓住,翅膀搧動起來擊打週遭乾燥的空氣,尾巴在他腰上纏緊,沾了體液的尖端閃爍著在胸口擺動。

「嘶——」進藤光咬緊了牙,他不想刻意在這裡停下,但這個人的裡面又濕又熱,甫一進去,緊緻柔軟的內壁便討好似地纏上來,層層疊疊地擠壓龜頭和冠狀勾。怎麼會感覺這麼舒服,幾乎想要直接在裡面射出來——心裡似乎有一根弦正在危險的繃斷的邊緣。

「呃、嗯啊⋯⋯哈。」身下人抬起膝蓋蹭著他的大腿根,婉轉的哭叫變得沙啞、越發破碎,嘴裡斷斷續續地說著拒絕的話語,雙手卻抓住他的上臂,腿也張開的更大,穴口一開一合,愈發絞緊了放入的前端——原來是這種口不對身的屬性嗎?教科書一樣欲擒故縱的表現,作為其他許多同類獵食的手法,現在看來確實⋯⋯很奏效,進藤光甚至覺得自己非常吃這一套,他暗自腹誹,不斷在腦內勸說自己別慌——什麼第一次嘛!要是處男就能有這種水平,他這個做魅魔的豈不是可以直接辭職⋯⋯真是越來越懷疑任務書上信息的真實度。

平復了一下呼吸,他開始緩慢地抽動性器,一邊時輕時重地揉捏左側立起的乳尖,只覺得耳畔的叫床聲越發動聽,塔矢的嗓音像是落在鼻尖的絨羽,搔得他心癢,身下人抱住他的脖子一面嘟囔著「不要」,一面又纏緊了他的腰,後穴熱情地吞吐含吮著莖身。黑玉般的眼眸里銜著淚光,眼神渙散,濕潤的雙唇張開,舌尖怯生生地探出來索取親吻,能看到透明的津液就盛在口腔裡,喉結在吞嚥時撐起頸部薄薄的皮膚翻滾出漂亮的形狀——明明有著一副姣好恬靜的面容卻能在情動時做出這樣淫亂的表情,這一切都讓他越發地失去餘裕。

是時候奪回一些主動權了。於是他拽過一旁的抱枕墊在塔矢腰下,擡高了他的雙腿壓向兩側,欺身而上,讓性器沒入碾過那一點。

塔矢只覺得像是身體裡的某種閘口被打開,肉體的愉悅從深處的一個他從未知道過的地方衝出,清醒的意識像推出海的紙船一樣越漂越遠,有什麼東西正在走向失控,卻發覺自己並不抗拒這樣的狀態。

「你吸得也太緊了⋯⋯」他隱約聽見低啞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耳尖,貼在額頭和眼角的濕髮被撥開,急切的舔吻自髮旋順著臉頰散落,「放鬆點。」

得到的回應是更多的潮汐一樣的嬌吟聲,輕輕舐咬他的耳垂的時候,他便偏過頭去露出側頸,一點柔軟的細髮沾在細膩的皮膚上,掌控之下的身體泛起一層溫潤的粉紅,如同盛放的甦醒玫瑰。一面用纏綿的親吻和觸碰撫慰對方,下身的頂撞愈發用力,塔矢的整個身體被對折過來,挺立的陰莖在小腹上洇了一片亮晶晶的清液,魅魔冷硬的性器每一次抽出時都被腸肉緊緊地挽留,再次進入又準確地擊中那個剛剛被開發的點,喘息溺在水聲和肌膚碰撞的聲響之中。

塔矢的手攀上進藤光的脖子,用渙散的聲音說著:「啊、這樣、對⋯⋯好舒服。」

竟然還能說出話來。進藤用尾巴碾磨著身下人紅腫的乳珠,伏在他耳邊沉聲問道:「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塔矢稍微抬起頭,含著水光的眼睛失神地眨了眨,打濕的睫毛像被風雨困住的蝶翼,下身的頂弄衝得他搖搖晃晃,擴大的瞳孔卻直直地望著交合的地方。他舔了舔唇,用濕漉漉的聲音回答:「不⋯⋯唔、是你⋯⋯在、幹我的、穴——嗯啊⋯⋯」

——這不是他想要的進展啊。進藤光覺得下身漲得生疼,一邊努力地忍著越來越用力吸吮的甬道帶來的強烈刺激,一邊尋思著如何鞏固自己獵食者的身分。

「這裡、嗯⋯⋯」對方失焦的目光落在他臉上,「肏這裡——稍微,呃啊、不是⋯⋯」放在後頸的手插進他的髮間,塔矢抬著腰應和他的衝撞,「是這裡、唔——」

進藤感到自己的血液都要沸騰起來——見鬼,明明是原形為爬行類的冷血生物。不得不說塔矢亮的少爺脾氣在床上讓他十分受用,不知為何,被這個人用命令的語氣使喚讓他更想把他幹到無法說出一個完整的詞。他撈著塔矢的膝窩將他的腿架到腰後,幾乎毫無保留地頂入,近似垂直地衝撞進他的身體裡,陰莖下的囊袋撞在臀肉上,交合處泥濘的液體激起泡沫,飛濺著灑在嫣紅的穴口周圍;長尾上的鱗片完全張開,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絲網一樣淺淺的紅痕。

「啊、嗯⋯⋯進來了,」終於射入裡面的時候,塔矢的小腿壓著他的後腰讓他進得更深,同時搖晃著腰讓體內的肉柱再次摩擦到那一點,下意識的呢喃夾雜著撩人的泣音,「還要、嗚呃、再⋯⋯」

進藤光感到手背皮膚下的鱗囊在張開,性器上的角質鱗層也逐漸鼓出。察覺到體內的觸感發生變化,眼前魅魔的瞳孔變得細長,下腹從埋在自己體內的性器上方開始生出一種泛著螢光的紋路,塔矢愣了一下,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更快的衝擊沖散了神智,肉柱上角質鱗突起粗糙而堅硬的質地和人類體內柔軟且敏感的黏膜相撞,粗暴地擦過前列腺,直肏進結腸口,隨後深入淺出地反復姦弄著那處緊窄的肉環——快感隨著猛烈的撞擊一波一波地湧向周身,被用力扣著恥骨承受下身不間斷的抽插,巨物每一下都能頂到敏感處,連帶著上面淫邪的突起摩擦著腸壁,這樣極致的快感已經讓他無法思考。現在全身的知覺只剩下後穴、下腹和漲得通紅的性器;塔矢的呻吟黏黏糊糊地掛在齒間,肢體亂顫,眼角的肌膚染上緋紅,透亮的墨色雙眸已經被肏得微微上翻。「呃,不、不行、嗯啊——要、壞掉了⋯⋯唔⋯⋯」

繼發性魔化的過程是很難依靠自制力停下的。進藤光百般無奈地看著自己手上和小臂的硬鱗伸展開來,指甲變成鉤爪,翼上的骨鱗後端完全立起,露出充血發紅的表皮,頭上的角也更長更尖,暗想這個人剛剛自己說的「還要」,現在又說「要壞了」,所以到底是怎樣——神智不清的模樣倒是非常誘人⋯⋯「除有非常特殊的需求時避免在原來形態的基礎上進一步魔化。」這句被長輩重複了無數次的告誡是他在失去理智之前腦子裡閃過的最後一句話。

鱗片之間的縫隙打開了像腹蛇的紅外感應通道一樣的器官,身下的人的樣子透過眼中金色的濾層清晰地刺激著視網膜的同時,在腦海中形成一團舞動的火焰一樣的熱像。窗外完全被夜幕佔據,偶爾傳來車聲和醉醺醺的講話聲,頭頂的燈像籠在他們周圍的屏障,翅膀的尖端不時刺到牆壁,生澀的響動埋沒在洋流般的情色聲音中。人體散發的熱在整個狹小的空間蒸騰起來,紙墨的苦味和樂器的木香融在慾望的氣息裡,心跳與血流的節拍擊打著鼓膜,與陰莖在抽動的甬道裡新的一輪衝撞逐漸合在一起。進藤光能夠聽見塔矢沙啞的泣音,但主觀意識已經不再願意顧及那張泛著水光的漂亮的嘴吐出的詞句的含義。由下腹開始生長的曙紅色花紋隨著一種飽足感注入身體而蔓延上脊背,長翼振動著讓身體半懸在空中,他俯身舔咬獵物的側頸,指爪撫過新生的紅痕。

第二次射精的過程很長,深埋在身下人嬌軟的內裡,感到那圈嫩肉含著自己的陰莖一下下地抽搐,進藤的腦海中有一個遙遠的聲音發出了什麼警示,身體裡充盈著前所未有的興奮,讓他無法從這個人身上抽離。塔矢幾乎與他同時高潮,前端沒有受到多少直接的撫慰就流出乳白的濁液,澆在一片狼藉的小腹和胸口;他感到魅魔的東西一直在持續不斷地灌進自己的腔道裏,像是有意識一樣慢慢從黏膜滲入血液,逐漸佔滿了全身,帶著一種炙熱的、閃電般的刺激——他不記得這一切什麼時候停止,後面那根漲大的、覆有細鱗的非人的陰莖又是如何從自己裡面拔出來,連帶著肚子裡盛不下的精液從翕張的穴口滿溢。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日上三竿。他皺著眉頭努力睜開眼,發覺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身上很乾爽,有沐浴露的味道,被子隔絕了早春的寒意,身下的毛毯溫暖柔軟,金色的陽光照亮牆角電鋼琴的半邊鍵盤,休眠的電子屏幕上的指痕愈發顯眼,只是身體有些酸痛,嗓子也有點難受——所以到底還是夢吧,昨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是夢裏在床上折騰了幾下,叫出了點聲音而已。竟然會做春夢,還是這樣離奇的情節,什麼被魅魔跟到家裡之類的⋯⋯是在酒吧被下的藥嗎,還是這段時間太累了?不管怎樣,還好今天是週六。

房間裡有一股煎蛋和芝士的香氣;是樓下哪個鄰居又做好吃的了。說起來,這個時間也該想想午飯怎麼解決⋯⋯他不舍地掀開被子,雙腿像被扯著神經一樣的感覺讓他倒吸一口氣。眼角的餘光裡好像有什麼他不熟悉的東西。他揉了揉眼睛,撥開散亂的頭髮,朝著那個東西的方向轉過臉。

——等等?

「你是誰?!」他朝著呆立在離自己五步遠處的染了一半金髮、長著奇怪的角和翅膀的男人大喊,聲音有點啞,「為什麼在我家?!」說著眼疾手快地摸走枕頭下面藏著的兼職調音工作用的改錐,將被子抱在身前退到床角。

進藤光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這個人失憶了?可人類不是不會冬眠的嗎?昨天晚上明明做得那麼投入,甚至都——然後早上起來翻臉不認人?果然人類就是朝三暮四容易變心吧!不過拿著那種東西⋯⋯螺絲刀?對著我是要幹什麼?——而且床上為什麼會有螺絲刀啊?

「啊,那個,你、醒了啊⋯⋯」他有些心虛地唸著準備好的台詞,深吸一口氣,順便用尾尖關上了熱著義大利煎蛋餅的爐子,「早、早安?」見對面的人瞥了一眼他的尾巴卻不為所動,他繼續道:「那個,你應該還沒有忘但還是再正式自我介紹一遍好了——我叫進藤光,是個魅魔,今年二十一歲,如你所見我真的是魅魔。」他動了動翅膀,「昨天晚上我本來是把你當成獵食對象來完成我的大學畢業任務的——就是跟你做個愛這樣——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或者說因為你真的太棒了⋯⋯我們結契了。」面對著塔矢一臉聽科幻小說的表情,他試探著走近了一點,盡力扯開一個親切的笑容:「你應該也能感覺得到⋯⋯就是,我們綁定了的意思。不過不要擔心,契約這種東西也沒有很多要求,你只要經常餵養我就好。」

這都什麼跟什麼⋯⋯「別開玩笑了,什麼叫經常『餵養』?——而且我感覺不到,不管你是什麼,請別再和我扯上關係。」

「吶⋯⋯」進藤光單膝跪到床上,握著塔矢伸向前面的手腕,將改錐抽走。

「——你別過來!」

「不要亂動。」他壓低聲音,目光徑直望進對面的人墨色的雙眼。

塔矢隱約看到腳下有一層光暈,從那裡浮上一圈符號,像是某種古老的文字。面前的魅魔靠得很近,金髮順著不知從何而來的一股氣旋擺動著,輕輕掃到他的額頭。

「叫我的名字。」

「——啊?」

「說出我的名字,塔矢。」

塔矢亮愣了一下,眨了眨眼,那兩個音節在喉嚨裡踟躕了一瞬,輕聲喚道:「進、進藤⋯⋯?」

自己的身體中像是融入了另一個生命,有一種風一樣的感覺從裡面穿過,能感受到另一個心跳逐漸與自身的脈搏重合,本應是異樣的體驗,卻無故地感受到安心和溫暖⋯⋯所謂的「結契」是指這個嗎?

進藤拉著他的手放到自己心口上,微涼的皮膚在溫熱的掌心下緩慢地搏動,睫毛像風中微顫的細羽。「從此以後,我的生命就和你連在一起了,塔矢。我只會屬於你一個人,如果你離開我,我就很難生存下去⋯⋯當然,我的能力也會為你所用。」

感到臉頰上的溫度在升高——進藤光的臉離得很近,那雙閃爍著金黃光澤的綠眸一眨不眨地注視著他,像深邃的湖水倒映著暮色,讓他心甘情願地溺在其中。於是鬼使神差地,他點了頭。

「你能明白就好——所以,吃早飯嗎?」進藤笑著坐直起來,依然沒有放開他的手,「我做了Frittata和舒芙蕾。」

 

星期一早上,塔矢坐在琴房外的草坪上,手裡捏著一本1939年版的《唐璜》,半天也沒有翻過去一頁。不遠處,一個披著長風衣的男孩彈著吉他和對面穿著卯釘機車夾克的女孩唱著海德薇的《愛的起源》,單薄的歌聲隨溼冷的空氣穿過他的思緒,在仍舊枯黃的草地上方盤旋著發出迴響。

一直以來,談情說愛這些事情在他看來都是浪費時間,自己專心鑽研音樂比經營和另一個人的感情要有意思得多;結果一個魅魔不請自來和他「綁定」了,之後又毫無徵兆地消失——週日起床的時候,他差點又以為前兩天發生的事情都是幻覺。昨天還在深情地說自己只屬於他一個人的魅魔第二天早上就沒了蹤影,除了留在冰箱裡的食物和自己身上還未消退的紅痕之外毫無存在的跡象,甚至「契約」的感覺都微不可察,只是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卻又揉雜著某種焦慮。這到底算什麼?話說冷靜下來想想,自己一開始完全是被強姦了吧?雖然後面演變成合姦,可那也都是因為被魅魔的能力影響了才會⋯⋯賭氣一樣地對自己說「什麼亂七八糟沒頭沒尾的,忘了他算了」;又覺得自己怨聲載道的樣子很難看,於是更加生氣。一直重複回想著兩天前進藤光對自己說的話,不管怎麼樣都感到很虧——魅魔的能力在現代社會能做什麼?除了會飛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能夠用得上的,能飛的感覺是不錯,可難道要讓他抱著自己飛?而且什麼叫「餵養」啊?一直在說「獵食」,而且魅魔吃的東西,是他想的那樣的嗎⋯⋯?

一個清亮的女性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塔矢!」

他聞聲轉過頭,「早上好,日高學姐。」開學前要做一個以二戰前先鋒派音樂為靈感的敘事性作品,日高學姐之前做過許多關於無調與泛調的研究,於是答應他每週一在琴房一起工作。

她身後還跟著一個人,穿著一件三色衛衣和鬆垮的九分褲,只覺得非常眼熟——「吶,塔矢,這位是進藤君,美術學部日本畫專業的三年級學生。」日高學姐很開心地說,「他人超級好的,剛才主動幫我把兩台豎琴搬上了三層樓。」

「初次見面,我是進藤光。」進藤作出一副又緊張又興奮還在努力保持禮貌的表情,「東京都出身,是剛從盧浮宮學院轉學過來學習日本畫的,請多指教。」

塔矢挑起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最終忍住抽動的嘴角,掛上微笑回應道:「橫濱出身,音樂學部作曲係三年級的塔矢亮,請多指教。」

「——居然是橫濱?好酷!」進藤睜大了眼睛喊道,下一秒又露出疑惑的神情,「話說,為什麼是『橫濱』出身?自我介紹通常不是會說縣名⋯⋯的嗎?」

塔矢收了書起身,「因為橫濱就是橫濱。」他忍不住白了進藤光一眼——真是的,這都哪門子奇怪的質問。雖然地處神奈川縣,但橫濱人還是會強調自己是來自橫濱的。出於何種原因?從没有人深究过——大概是有中華街、有港未來21、又有山有海的優越感吧。

「啊,抱歉。」進藤抓了抓頭髮,「從小不在這裡長大,不太知道這些。吶,塔矢,很高興認識你,今後要好好相處喔!」

聞言,塔矢亮心下決定要餓這個傢伙幾天,不管他吃的是什麼。說起來,這麼容易就進了美術學部還編出了一個完整的過往,是利用了魅魔的能力嗎?

敘事性作品⋯⋯那就講一個莫名其妙地被蠱惑的故事好了。

À suivre.


End Notes

本來只想搞個一發就完的車,但總之,為了他倆今後doi方便擴成了一個paro。埋了一些劇情的線可以之後來寫←總之沒事想看原作實現不了的r級play的時候就會把這個paro拉出來溜溜的!但這裡是以肉為主旨請不要太期待(x

总结下设定。
光:快畢業的男性魅魔,大學結業任務是找到被分配的目標帶回家搞x 任務成功就可以真正進入魅魔社會自給自足!
亮:黑道少爺,不想繼承家業離家出走追求音樂夢想的在酒吧打工的窮苦大學生。
關於契約:入學第一條不要結契x 结契是一种半自动的行为,doi的时候双方都感到超——爽的话就会莫名自动结契了!←魅魔通常对doi要求比较高而且控制力比较强所以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觉得身心俱爽。 魅魔與人類締結契約之後在人類世界的行動不受魅魔世界的規則拘束,但是失去與魅魔世界的連結會讓使用能力的消耗變大。與契約的人類類似一種寄生關係或主從關係,在任何一方死亡前無法主動解除(所以說特別坑!),魅魔跟契約者doi補魔起來相比跟random受害者做效率會變高,人類損耗的生命力也變少,同時魅魔也可以運用能力幫契約者幹點事,但是很難再用能力控制契約者(可以試試但是消耗會巨大得不償失),就like各取所需。但是跟惡魔以靈魂為代價換來的絕對服從不一樣,魅魔的服從與否完全看他心情=他喜歡你就會聽你話(?)本來如果雙方兩情相悅的話是挺好的事,但如果人類變心或者不經常搞魅魔就會吃不到飯,嚴重者甚至會去世x 並且結契的魅魔到人類死之前都不太能搞其他人類(沒法補到魔反而會掉魔掉得很痛苦。

奇怪番外:關於進藤光消失的24小時
他其實回學校匯報考核結果+拿檔案去了。

和谷:喂進藤你結業考核整得咋樣?
光(嘆息):我考試完成了而且還結了契。
和谷(抱頭驚呼):天吶!你說你入學教的第一條就是不要結契哎你怎麼就不聽!從此就失去自由了欸?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活著的結契了的魅魔⋯⋯(其他的不是死了就是失蹤到只剩下傳說。)兄déi你真的、真的⋯⋯(你真的好涼。)啊,不過多想想好的一面,這樣也算是有穩定食物來源了(努力安慰)。話說那個人類怎麼樣,能讓你犯這種傻⋯⋯我是說能讓你這麼衝動,應該不簡單吧?
光(陷入沉思):是很厲害⋯⋯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突然拉著和谷拼命搖)唉!你當初跟我說人類世界最重要的就是錢,我就帶了好多錢,我真是⋯⋯為什麼要帶錢啊!根本用不上!我還不如帶個狼牙棒!做爽了的時候把我自己一棒子打暈就不會結契了草。
和谷:???怪我的嗎。

⋯⋯

和谷君,再次,辛苦了。

亮老師:↑那什麼,錢當然很重要啊?你不要請給我謝謝。

 

另,鏡子和倒影中間有個空隙是檢查隱藏攝像頭/麥克風的地方之一。亮作為黑道大少會看的吧應該(?

話說真柴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光亮同人裡祖傳的被打專用工具人(x

進藤·以床為面積單位·準職業魅魔·光(。

甦醒玫瑰是粉玫瑰的一個品種,花語是情竇初開。

盧浮宮學院(École de Louvre)是巴黎一所公立藝術學院,專業方向是藝術史、文物修復和博物館學,跟繪畫專業完全不對口,沒事反正也是他編的。至於光身上為什麼有歐洲元素——準確來說是法國元素,因為魅魔本來就是西方的傳說,然後查維基又發現魅魔的詞條數法語最為完善所以感覺在塑造魅魔相關世界觀的時候可以適當加入一些法蘭西成分(x(而且歐洲裡法國的我們比較熟比較不容易寫崩

但是他做了個義式煎蛋餅因為我覺得那個比法式Omelette好吃吧(。

作者本職不是學音樂的而且並不熟西音史,音樂部分有bug請指出!orz

《愛的起源》是指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裡的Origin of Love,基於柏拉圖《會飲篇》裡提到的關於「另一半」的理論改編的rock ballad。

8 Replies to “ワンダーファング (奇蹟之牙):Episode ❶

  1. 尾巴好用+10086!!下次请让光哥用尾巴挑逗小老师的嘴唇!!!舔尾巴可以有!!感觉亮的表现可以让光哥再感受一次什么叫“水准超高的人类”!!!光哥吃自己尾巴的醋!!吸溜口水中!

  2. 從魅魔光光出場開始我就在流口水🤤🤤🤤什麼也不做站在吧檯後面已經好色好色了(我就是那麼容易動搖)不由得發出“進藤光能不能也媚一下我”的呼喊,友友說他難道還不夠媚嗎?
    全篇都在我的好球點上蹦跳我完全不行了謝謝謝謝謝!!!!每次吃太太飯都香到腦袋消失嗚嗚嗚!我好喜歡魅魔的尾巴……suki……好色……淫紋也好喜歡……突然吃魅魔前輩的醋,在床上被亮色到害羞這些都好可愛哦……好可愛哦!!!
    還有亮老師也好色……好色……斯哈斯哈。第二天喜聞樂見翻臉不認人(?)也好可愛,恭喜賀喜,喜結良緣!!請亮老師加油餵飽魅魔光哥!!(一陣怪笑)

    1. 請光合理飲食不要吃撐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謝您喜歡!!尾巴真的是超好用啊代替手什麼的做一些奇怪事情(?)而且有完全不一樣的觸感就特別棒!寫的時候加上尾巴和翅膀感覺像在寫4p(什麼

  3. 因为我的评论总是被大眼夹所以跑来这边了💢大眼你好🗡️
    魅魔人外一直是我日思夜想的paro所以看到太太动笔写这个真的完全🙏我好快乐我是小熊软糖555之前一直脑的是亮作为魅魔会如何,这次看到的是光以魅魔的形象去魅惑人类,并且被人类的亮的姿态反过来动摇了,实在是太色了……我没想到的是居然连淫纹也整了全套的我只能😇😇😇亮这样的体质再有魅魔影响加成,想必以后的喂养生活会很愉快吧,无论两人性格相处如何,首先身体上就很合拍呢……最后就是亮在床上的发言😇🙏几乎很难看到这一面的他但我完全就好这一口,进藤光,谢谢你
    抱歉说了那么多全是我个人的下半身代替脑袋发言😭实在是太喜欢太喜欢了,再说一遍此饭只应天上有!

    1. 感謝您!!!!這個paro一開始的時候就居然沒想過亮是魅魔這回事哈哈哈哈怎麼會這樣x
      亮是魅魔光是個處的話光不是要原地昇空(?
      光結了個契感到非常值得!亮到床上就完全不是同一個人哈哈哈哈雖然還不完全知道餵養是用什麼餵x
      這個飯本來就是打算下半身吃的(?)也差不多是用下半身寫的哈哈哈哈哈您喜歡真的太開心了!!<3

      1. 亮老师太会了,如果再是魅魔,想想就……哇光哥好可怜在床上毫无主动权(即使是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