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河夜船⑤

從停車場把車開出來的時候,已經下起了不小的雨,明子伸手打開了雨刮器。

——還好早上有提醒小亮要帶傘。

收到光盤不到一週,亮就通知棋院自己可以重新開始工作。除了每天早上看過視頻之後需要一些時間來調整狀態,他的生活似乎已經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小亮這幾天一直在看手帳呢。」

「嗯,我把每天的事記錄下來,能稍微提醒自己。」

準備早飯的時候有見到亮把那本緞面的記事本擱在餐桌上,封皮上面貼著幾張便簽,寫的事似乎都和進藤君有關。

初識進藤君,是在報紙上看見他通過職業考試的消息,對這個獨特的髮型有很深的印象。那年新入段的棋手又都和小亮年紀相仿,於是就想,在這些小棋手中間,亮是不是能交到很好的朋友呢?

「今天的對手是進藤。」

「是進藤常去的那家拉麵店。」

「啊,這是和進藤⋯⋯吃麥當勞的時候送的。」

⋯⋯

從遇到進藤君來行洋的病房探病那次開始,就越來越多地從小亮的生活裡接收到關於他的信息。

真是個開朗的孩子啊,像任何她可以想像的、別人家活潑的男孩一樣。

小亮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因為已經知道了胎兒的性別,理所當然地覺得之後幾年都要面對一個調皮搗蛋、四處亂跑、精力旺盛的小傢伙。結果卻——

「抱歉,讓您擔心了。」

常會聽小亮這樣說。

明明完全是不用去擔心的好孩子——好像很自然地,亮從小就對自己很嚴格,不需要刻意去教導,就先人一步地懂得規矩,在哪裡都舉止得體、面帶微笑。

「真有禮貌。」

「不愧是塔矢家的公子。」

每次聽到別人誇獎小亮,一邊感到自豪,一邊也會擔憂是不是太約束他。才這麼小年紀,待人接物就像個大人一樣。會看起來個性太沈悶嗎?和同齡人也這樣相處的話,受到排擠該怎麼辦?

若是這份擔心表現得太明顯,反而會讓他有負擔吧。

除了像幫襯丈夫一樣為兒子打理好一些衣食住行之類的小事,明子偶爾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關心亮,好像有多餘的母愛無處安放。

「我回來了。」

將裝著菜的袋子放在玄關,脫掉有點濕的外衣。

隱約聽見有聲音從亮的房間的方向傳來,這是⋯⋯吹風機嗎?

「⋯⋯好了。」

吹風機關掉了。

路過的時候,看見進藤君坐在亮身後,兩人好像完全沒聽到自己回來。

還是第一次看到小亮讓別人碰他的頭髮呢。

「謝謝。

「——進藤?怎麼連裡面的衣服都濕了,去換一下吧。」

「沒關係啦,在室內的話,馬上就會乾了。而且等雨停了就走,不會打擾太久的。」

「不行,你這樣⋯⋯會弄濕墊子的。我去給你找一件。」

來到浴室旁的更衣間,就看見亮站在衣櫃前面猶豫不決的樣子。

「小亮,在找東西嗎?」

「啊,媽媽您回來了。」亮轉過頭,「進藤的衣服濕了。」頓了一下,移開目光,補充道:「是被雨淋濕的。」

回家的時候,只在玄關看到了亮早上帶走的那把黑色雨傘,沒見到進藤君的。

如果是兩人打一把傘,不小心弄濕了進藤君的衣服,確實會很過意不去。

不過,以進藤君的個性,會讓小亮給他撐傘嗎?有點難以想像那樣的畫面呢。

抽出一套包裝還沒打開過的居家服,是好幾年前給小亮的父親買的,雙手拎起來比了一下。

「這身怎麼樣?嗯,尺碼應該會合適。」再疊好遞給亮,「順便問問他,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自從亮重新開始工作之後,行洋也回深圳了。

想起那個人已經這把年紀,卻還對圍棋有如此熱忱的追求。明子笑著搖搖頭。

雖然也關注一些圍棋界的新聞,但畢竟不是棋手,行洋不常講圍棋的事,於是能做的也只有理解和支持,陪著他四處遊歷。

行洋是生活目標很明確的人,明白自己在做什麼、要做什麼,只是不擅長向別人解釋。於是經常會引發「為什麼突然⋯⋯?」之類的問話。

「——為什麼突然又決定回去了呢?」

「因為我對小亮很有信心。」記得臨行前他這樣回答,又認真地看著自己。「明子,對妳也是。」

這不還是沒有講清楚嘛,答非所問的。

還有之前他住院期間買這套居家服的時候。

「親愛的,給你買了新的衣服,要記得穿喲。」出院後有叮囑過他。

「嗯。」

可再也沒見他拿出來。沒過多久,便宣布引退,跑去中國了,衣服就一直留在日本的家裡變成老古董。

唉,大概下圍棋真的是非常需要集中精力的工作吧。一家之主的男人,也沒法把凡事做得面面俱到。

不過,想到偶爾和以前的同學朋友聚會,大家說起自己的婚後生活,無非都是柴米油鹽、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日常,就覺得沒什麼好抱怨的。

當初在美國留學,會放棄那邊的高薪工作和獨立女性的身份,義無反顧地和行洋回日本結婚生子,也是因為男人這份「專注」的魅力吧?

雖然平時沈默寡言,但是偶爾表露的情意已經足夠真誠。很多細小的事情,現在想起來還是讓人臉紅⋯⋯

啊啦,怎麼還像個高中生一樣在這裡少女懷春,明明孩子都已經二十多歲了,真是的~

「——喂!進藤,有沒有聽見我說話。」

「啊,抱歉。在想剛才收到的郵件,你說什麼來著?」衣物被扔到身上的聲音,「——哎喲!」

「真是的!不管你了。」

「塔矢!對不起啦。」聽見進藤君匆忙踩著榻榻米起身,「拜託!再跟我說一遍好不好!」

啊啦,原來不止我家達令,這其實是棋手們的通病嗎?

至少我們家小亮還是會好好聽我這個母親說話的。

昨天去給對著手帳擺棋譜的他送水果,問了一下這兩天大掃除才发现的東西。

「媽媽整理庭院的倉庫,居然看見了一隻土火鍋。」應該是中国西部地區特有的食器吧,「小亮有印象嗎?」

「啊!是之前那個——」亮的眼睛慢慢睜大,手抖了一下,露出很精彩的表情,又在盡力保持平靜,「抱歉,媽媽,是進藤來的時候留下忘記帶走的。」

「什麼時候?」

「⋯⋯已經好幾年了。」

進藤君是亮特別的朋友。每次和小亮提起進藤君,都會收穫他很可愛的反應,讓我這個做媽媽的有點樂在其中。

不過,對著進藤君,小亮經常過分地情緒化了?

我們家溫文爾雅的亮,竟然會對著別人扔東西什麼的,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呢。

站在廚房聽著亮房間裡鬧騰的響動,把買來的豬肉用特別配方的調味品醃製,明子不由地笑起來。

——對不起咯,進藤君。

並不是在幸災樂禍,只是真心覺得,小亮現在有這麼個讓他展現出天真一面的朋友,是很好的事。

之前進藤君突然消失的時候,著實讓人嚇了一跳,不過因為那張光盤,我很感激他。

這麼說來,和小亮他爹還有點像呢,在別人意識不到的時候已經考慮了很長遠的事⋯⋯總覺得他們都有這方面的才能。

於是今早去買了新鮮的食材回來,想邀請進藤君一起吃火鍋來好好答謝。

今後也要請你多多擔待啦。

「——哇,居然還留著這個嗎!好懷念。」換上一身白色的和裝,光回到了客廳,瞅了瞅冒煙的火鍋,看向亮。

亮一言不發,繼續擺著餐具。

「來~」明子端著一個大碗從走廊進來,「幫忙騰個地方,剛炸好的配菜,小心燙。」

「好叻。」光趕緊挪了一下矮几上放滿的盤子。「是配火鍋的酥肉欸!明子阿姨好周到。」

「進藤君也有吃過?會喜歡這樣的口味嗎?」明子小心地把碗放下,「我第一次嚐到還是在舊金山的唐人街。」

「嗯,我喜歡山椒的味道。」又問,「明子阿姨您在美國生活過?」

「以前有在那邊讀書和工作。」

「太厲害了吧!」光拿著醬料碟的手懸在半空,「明子阿姨是做什麼工作?」

「是在大使館做秘書,那時候想成為外交官呢。」明子掩著嘴微笑道,「不過現在這樣安穩的生活也很滿足,就不舊事重提啦。」

「喔喔喔~」光睜大眼睛,又看了看亮,「那塔矢的出眾氣質和外語天賦一定就是遺傳您的了。」

「喔呵呵呵,進藤君可真會說話。」

「嘿嘿⋯⋯欸,」聽見電視裡傳來爆笑聲,光轉頭去看,「是重播啊,這一期玩的是⋯⋯四字俗語接力?」

「你還真喜歡這個節目,」亮瞥了下屏幕,突然說,「每次吃飯都在看。」

光抬頭想了想,回答道,「大概是進食的時候做一些腦力活動,會比較助消化吧?」

「唔。我只知道邊吃飯邊看電視讓人忘記飽足感,」揚起嘴角,看了光一眼,「不知不覺吃下更多,會長胖的喔。」

「哇哇哇,塔矢的暴擊!」

「嘛、嘛~」看到進藤君眼裡的失落,挺直的肩膀耷拉下來,想要打個圓場,於是對亮說:「我也覺得開著電視吃鍋料理,氛圍會更熱鬧些。」

「?!怎麼連媽媽也⋯⋯」

「嘿嘿嘿,明子阿姨說得對。」

「唔,」亮撇撇嘴,又扭頭衝向光,「可你看了那麼多電視,日語有變好了?連返點都忘記怎麼讀,上次還要我幫你念白樂天的詩⋯⋯」

「那是⋯⋯可我的古語也沒有很差喔!」

「是嗎?」亮挑起眉毛,「那就也來試試包含『一』字的四字俗語接力怎麼樣?」

「好啊,誰怕誰!你先!」

「一石二鳥。」

「一諾千金。」

「一日三秋!」

「一意専心!」

「一期一會!」

「一顧傾城!」

「呃⋯⋯一笑一顰?」

「啊啊啊可惡!那就一生一世!!」

⋯⋯

啊啦,好像目睹了什麼千載難逢的奇妙場景呢。

看見他們用快棋廝殺一樣的兇狠表情說出這麼唯美古樸的詞彙,這幅畫面的綜藝感可比千篇一律的電視節目強得多。

今天真是太開心了。

看來以後還要多請進藤君來做客才行啊~

濕漉漉的吻急促地覆上雙唇,炙熱地啃咬,口腔不自覺地張開,柔軟的舌立刻探進去,壓著他的,碾過齒列和上顎。

學著光的方式回應,很快覺得腦後的手扣得更緊。過多的來不及吞嚥的液體從嘴角流出。臉頰燙得要燒起來,頭腦一片溫熱的混沌,一種奇異的麻癢感在血液裡亂竄。

竟然是這麼讓人害羞的⋯⋯深吻。

早上看過手帳,明白之前發生的事,記憶裡卻仍然覺得是初吻。

昨天也沒有記錄很詳細的體驗,不知道當時的感受又是怎麼⋯⋯難道都是像現在這樣?

深情而溫柔,讓人覺得軟綿綿、暈乎乎的,光的嘴唇。

說著是送他出門,卻被拉著拐進兩家院牆之間的小道,還做起這種事⋯⋯

身體在變熱。

閉著眼,摸索對方衣物的時候,不知是誰先退開了一點,不捨地,大口地喘氣。雨後潮濕的陽光隨著微寒的空氣吸入肺裡,常綠樹的影子籠在他們身上,眼神隨著被風吹動的葉片搖曳。看見樹梢有雨水滴下來,閃爍著在餘光裡滑過。

碰到了光的外套,好像還有些濕?

「——進藤,這樣不會淋到嗎,你再往那邊撐一點吧?」

剛才在回家路上這麼問的時候,光對他笑道:「我沒事,你穿了新衣服。」

已經挨得很近,可畢竟是兩個身量相當的男人,共撐同一把傘,還是會有點勉強。到家的時候,光的半邊外衣和褲子已經濕了。

他卻只是放下傘,把沾在一起的金色額發向後一捋,蹦到自己面前說:「有吹風機嗎?幫你把頭髮吹乾!」

熱風的聲音在耳邊一開一關,光一手握著吹風機,另一手拿著兩把梳子,每吹過一縷就用梳子夾著梳一下。

「這樣就不會拉扯到頭髮,還能重新燙直。」

「⋯⋯」

聽著吹風機的聲音本該感到不悅。但更無法忽視的是,從後頸流到胸口,足以讓人臉紅的熱度。

是比記憶裡的、比早上在手帳裡讀到的還要溫柔、細心的進藤。

像在做夢一樣。

很想回應他,也想給予他同等的溫柔,以此告訴他,到底有多喜歡。

「塔矢⋯⋯」

看見光的臉再次靠近,眼裡逐漸映出自己的倒影,再從很有彈性和健康感的嘴唇間,吐出自己的名字——

卻用食指點在了那對唇瓣中央。

伸手抱住光的腰,亮枕到他寬闊的肩上,側過頭,後腦貼著他頸側。

「好吧⋯⋯」感到散在背後的髮尾被光用指尖輕柔地捲起,又聽見他在耳邊說,「那明天也要像這樣哦。」

「知道了,知道了。」

雖然手帳裡沒有寫,但直覺這句「明天也要」他一定每天都有講。

聽得耳朵有點發燙,像條件反射一樣。

這傢伙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點?

又想起剛才在餐桌上,光和母親聊得格外投緣的樣子。

——居然是「外交官」這麼宏大的理想。

母親好像很高興。

知道媽媽是很優秀的人,有海歸的履歷,曾在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工作,能說多國語言。可從沒聽她提過這件事,沒有主動聊到,自己竟然也不曾問起。

從小就明白父親是最強的職業棋手之一,而自己的理想也是圍棋。於是關於棋的交流很自然地在他們之間展開。母親一直都是從旁看著、學習著、理解著,又用不同的角度,以極為風趣的方式一起加入這些父子間嚴肅的談論,讓氛圍變得柔和而溫馨。

母親她⋯⋯應該也為了家庭,為了所愛的人,放棄了很多。

會有些難過。

可轉念想到光能對除他以外的人也表現出那麼體貼的樣子,又覺得哪裡怪怪的,像心裡有什麼硌著——根本說不上是在吃媽媽的醋,只是害怕他們的關係被發現而已。

媽媽當然不可能去翻自己的手帳,不過面對她,進藤會不會不小心說漏嘴,可就不一定了。

「——哎唷。」

這麼想著,亮把光的腰環得更緊了點。

他有點心虛⋯⋯

和谷義高最近總覺得,塔矢和進藤,有什麼事不太對勁。

「唷,這不是塔矢!好久不見。」

在櫃檯取完餐上樓,照常走向窗邊卡座的空位,卻撞見了那顆兩個多月沒出現的妹妹頭,面前的托盤裡擺著空的沙拉盒和一杯咖啡,好像在專注地看書。

「啊,是和谷君。好久不見。」

塔矢恢復工作有幾天了?之前遠遠打了個照面,今天才說上話,不露聲色地端詳了一下——這不是精神挺好嘛?也沒缺胳膊少腿的。

天元戰第五局毫無徵兆地棄權,之後也只泛泛地解釋是「請了病假」,棋手之間都開始討論,甚至有狂熱的粉絲天天在棋院門口等。

很自然地在對面落座,正好就跟他聊聊這事。

「前兩個月怎麼了?聽進藤說是在生病,這麼嚴重嗎?」

進藤也是,不戰敗的消息出來之後,就變得魂不守舍,偶爾在棋院遇到,也是工作結束就消失,發簡訊找他吃飯都不去。

「出了點⋯⋯事故,然後又生了場病,才一直養了兩個月。」

「這樣?你要多保重身體啊。」從盤子裡拿起一個麥香魚,單手拆開,喝了口可樂,「最近剛開春,流感和花粉症的患者又變多了。」

進藤前段時間也請了個長病假。

「——欸?感冒?!」

二月初的研討會,見他戴著口罩過來,講話聲音也悶悶的,就覺得很⋯⋯稀奇。

說好的笨蛋不會感冒呢?

而且連這種假都能請出兩周來,他是不是在總務科有什麼後門啊?

不該懷疑病人,何況是自己的兄弟,但現在想想,進藤該不會是用生病當藉口和塔矢一起出去玩了吧?说真的!

唉,既然已經沒事,下次研討會就讓他把塔矢也帶來好了。

話說剛才塔矢遮遮掩掩藏起來的那本書是⋯⋯?臉上還一副沒來得及整理好的⋯⋯害羞又陶醉的笑容??

難道在看什麼官能小說?!

以前的自己絕對不會對塔矢亮有這種不莊重的猜測,曾經印象裡這個人就是因為出身好、父親在圍棋界有威望,所以總是一副清高的樣子。至今還記得他為了和sai下棋可以毫不猶豫地缺席職業考試。

直到三年前,進藤說起要帶他來自家研討會的時候。

「塔矢亮?!你要帶他來?」

「嘛⋯⋯因為不可能讓他參加森下老師的研究會,我也不該老去塔矢門下湊熱鬧,所以只有『和谷家』這個中間地帶了!」

「欸——什麼叫『中間地帶』?我可也是森下門下的弟子喔。」知道進藤素來是森下研究會的一顆墻頭草,左右逢源四處亂蹭,只是沒想到和敵方陣營的中堅力量已經私交甚篤。

「拜託拜託。」光誇張地雙手合十,「你也知道他剛拿了今年的春蘭杯,塔矢很強的啦,一定能有更多的啟發。」

「呃⋯⋯」

「要不,我請你吃拉麵!」

「我要吃回轉壽司。」又想了想,「再算上伊角學長的份吧。」

那時半推半就地同意了,其實仍對塔矢亮心有芥蒂。

「——所以你們說的麵包超人和超人,這兩個人有什麼區別?」

直到研討會休息時和進藤閒聊起來,看亮端坐在他家簡陋的榻榻米上作思考狀,神情嚴肅、認真甚至咄咄逼人地問出這句話。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用看國寶一樣的眼神望過去。

——比越智還沒有常識的少爺,真夠罕見的啊。

從那一天開始,和谷就暗自決定,今後要對塔矢亮好一點。

撕開甜酸醬的覆紙,沾了一塊麥樂雞,丟進嘴裡。

「欸你們知道嗎,我今天見到塔矢名人了喔!」聽見用餐區另一側有人說,「在一樓的小賣部,本人真的好有氣質啊!帥死人了!」

「嗨,我以為是誰呢。」另一個聲音說,「塔矢名人只是過年的時候請假了,他還挺常來棋院的,以前上課的時候也都能見到。」

「——不過要說帥啊,」第三個人插話,「還是進藤本因坊會比較帥、比較有男人味吧,而且聽說很平易近人。」

「對對對!」另一個女孩的聲音,「上次他在電梯口撿到我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便當布,還親手跑來六樓還給我欸——天吶,好有面子!心臟都被擊中了!」

哈?那傢伙怎麼又做這種四處留芳的事。

和谷挑了挑眉。

知道進藤只是樂於助人,可他也老大不小了,頂著這麼張臉來樂善好施,看在異性眼裡會是什麼意思,也該有個譜吧?

「可還是塔矢名人會看起來比較溫柔?」一開始的女聲又說,「我不是很喜歡男人染頭髮、穿耳釘欸。」

「那個⋯⋯我覺得啊,」有人感歎,「男人和女人的審美就是有差異的吧?比起高冷型的塔矢名人,我還是覺得進藤本因坊身上那種前衛的感覺,會更有血有肉一點。」

「嗯,杉本說得沒錯。」

「我也同意!」

「啊?怎麼連玲子妳也幫他們說話啊。」

「嘿嘿,可能是我審美比較直男?真是抱歉啦,小遙~」

⋯⋯

「唉,你可別放在心上。」對面前無辜被拉踩到,握著咖啡若有所思的亮說,「就是院生的幾個小鬼。」

吃完漢堡、薯條和雞塊,喝著杯底最後一點可樂。

——不過說到「帥」,怎麼就沒人提他和谷義高呢!

要說臉,跟進藤的出廠配置大差不差,身高和身材沒差多少,衣服都能換著穿;再說到衣品,不是棋院第一也該和進藤一起擠進了前三吧?

嘛,不過再在髮色上做做文章的話,確實可以在同款搭配的基礎上增加造型的完成度。

「⋯⋯是不是該去染一下呢?」

「什麼?」

啊,不小心自言自語了。

「哈哈哈,沒事,我就是在想,進藤他那顆頭,確實挺有個性的。」放下空杯子,拿起紙巾擦了擦嘴,「也考慮要不要去做個新髮型,換換風格。」

「噗。」剛才還一副深沈表情的人突然笑出來,「我覺得和谷君現在的風格就很好。」又看了眼和谷手腕上的表,「我也很喜歡喔,高田賢三『JUNGLE』線的,這個系列[1]。」

和谷覺得自己此時一定露出了過於吃驚的表情。

「——塔矢!!我怎麼今天才發現你這麼有時尚的sense呢!」

如果現在塔矢的手有放在桌上,和谷一定會激動地握住,來傳達這份相識恨晚之情。

「⋯⋯我也只是上次讓進藤幫我挑香水的時候,聽他提過而已。他比較在意這方面的事。」塔矢看了一眼窗外的M字招牌,「不過說起染髮,好像要維持起來也太不容易呢。」

「喔~原來是這樣⋯⋯」

現在想想,以前的塔矢也不會來吃麥當勞,這是跟他們玩在一起之後才有的習慣。

人都是會變的吧?

六七年前,會那麼討厭塔矢,也是因為當時自己在焦慮。知道目標和身邊人對他的期待就是成為職業棋手,自己也早晚會考上,可已經是第三年的嘗試了,那一天卻遲遲沒有到來。

所以塔矢亮的出現才格外讓他不爽,覺得這個人的存在就等於把凡人的努力踩在了腳下。

可後來認識了進藤,因為一句「打倒塔矢亮」而成為朋友,也就逐漸放下了總把自己和他人去比較的,不成熟的心態。

——畢竟天才總是層出不窮的,要一個個恨,根本恨不過來;那不如好好相處,才能互利互惠。

「唉⋯⋯你說我怎麼沒有早生幾年,就能和sai下棋了。」

咦,那帮院生還在聊啊?

「早生幾年也不一定排得到欸,那麼多人想和他下。只能每天守在電腦前面點鼠標,指望哪天運氣好吧?」

「杉本學長,這話聽起來⋯⋯難道你也試過?」

「當然沒有,我註冊『幽玄之間』的時候sai已經不再上線了。也沒人知道他到底是誰。」

「有喔有喔!你們沒有聽說那個嗎?sai其實就是進藤本因坊!有人整理了證據和時間線,等我找給你們看。」

「那個啊⋯⋯我也看過,好像只是在亂猜,我覺得都挺牽強的。」

「是啊,而且進藤自己還什麼都沒說嘛,不靠譜不靠譜。」

⋯⋯

哈,這群小孩。

其實還挺接近的吧?進藤的確和sai有關沒錯。

可不管這個謠言怎麼傳,唯一的、確鑿的真相只有我——名偵探和谷義高,才切實地掌握!

「話說塔矢,其實我知道sai是誰欸。」

看到塔矢手指一僵。

「我還知道sai和進藤的關係⋯⋯」

「——真的嗎!」亮叫出來,又掩著嘴放低聲音,「抱歉。請你快告訴我。」

「其实sai他,就是進藤一開始學棋的老師啊!」

「——欸?」亮微微睜大眼睛,「是這樣嗎?和谷君怎麼知道的?」

看來連塔矢都不知情啊。

突然有點謎之滿足是怎麼回事。

「那當然是因為,」往後一靠,「——我,是進藤光的真友啊!」

「㗲⋯⋯」

唉,不過那也不能說是進藤主動告訴我的,只是他不小心說漏嘴,才被聰明的我所識破。

看他確實不太想別人知道的樣子,那時還扯了個不著邊際的謊來搪塞。

但對象是塔矢亮的話,應該沒事吧?反正現在他們也很要好。

而且都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

「說正經的,不過我也只告訴你而已。其實是因為⋯⋯」往前傾了一點,讓塔矢附耳過來,「我當初不是和sai下過一局嘛,sai還發私信說『我很強吧』。」

「嗯,我記得,」亮點了點頭,「那時有聽和谷君說過。」

「對,進藤剛升上院生一組的時候,我還和他聊到過這事,」頓了一下,「結果他竟然講:『原來zelda就是和谷啊!』」

「也就是說——」

「對嘛!想也知道,sai本人怎麼可能說這麼幼稚的話。一定就是進藤他在旁邊見習,趁師父不在,用他帳號亂發的消息。」回憶了一下進藤以前橫衝直撞口無遮攔的樣子,「這也很像他小時候的個性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

「而且做院生的時候,就覺得他的一些下法很像sai了,雖然當時的技巧還需打磨。」攤了攤手,「現在再看的話,就會更明顯啦。塔矢,你也這麼覺得吧?比如我負責解說的,今年始打式他和伊角學長下的那局——」

「等等。」亮拿出了手帳和筆,「和谷君,你繼續說,我先做個筆記。」

「啊,好。」

欸,看他掏出來的這個東西,不就是剛才的「官能小說」?

什麼嘛,原來只是普通的手帳本啊。

話說塔矢亮居然,吃個午飯都在看日程,閒聊的內容都要仔細聽寫什麼的,也太認真了點。

唉⋯⋯果然還是不能理解這個人啊。

sai會是進藤的老師嗎?

亮也曾這麼想過。

這確實能解答很多問題,比如為什麼光突然放棄圍棋,後來又重新振作。

那把扇子似乎對他意義非凡。

站在棋院天台上,水塔的陰影裡,明亮的藍天從灰蒙蒙的建築背後淡出。

可光有提過,一開始去的圍棋教室,擔當教學的是森下門下的白川九段才對。

他們彼此也很熟稔,看得出光並沒有撒謊。

只是⋯⋯

「——在想什麼呢?這麼認真!」

忽然被從背後環住腰。

亮嚇了一跳,趕緊轉身向後退了一步,喊道:「進藤?!你忘了?這裡有攝像頭。」

「我知道,這裡是死角。」

下午的陽光從他身側傾下,照亮半邊金色的瀏海。

亮低下頭。

「⋯⋯這個,」從大衣內口袋裡取出上午在小賣部買的東西,「給你。昨天⋯⋯真是對不起。」

「不是都說了沒事嘛。」光從外衣內側的口袋拿出了那柄摺扇,「謝啦。」

上午有對局,早上便只是簡單看了一眼手帳,日程之外列為「緊急」的只有「到棋院的時候,買一下進藤扇子的流蘇」,附註,「要藤色的」。

等中午吃飯時才來得及仔細讀完前因後果——

昨天,光說學了新的料理,邀請自己去公寓吃晚飯,飯後又在客廳下了一局棋。

分別的時候,在門口,給他約定的「那個」。

「嗯、呃⋯⋯哈啊⋯⋯」

溫熱的舌在嘴裡放肆地攪動,用力舔舐著齒列和內壁,只是聽著濕潤的聲音,耳朵就已經紅透。

後背靠到門板上,光的拇指摩挲著他的臉頰。室內的暖氣蒸騰上來,從唇間流下的水漬的溫度便更加明顯。

面前的人退開的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亮睜開眼,目光一時失焦。

相對於剛才炙熱的吻,有些涼的室內空氣順著探出的舌,鑽進了張開的唇。

感到脖子上落下柔軟而熱切的觸感,耳根的碎髮被輕輕撩開,癢癢的。側過頭,口腔裡寂寞的感覺讓他又不禁去舔吮光的指尖。

「呼——」聽見耳邊他的喘息聲,腰被更用力地環住。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嗎?很自然就接受了這樣情色的親吻和撫摸,從相互觸碰的地方開始,全身都變得酥麻。

明明應該是記憶裡的「初次」才對——

「呃、啊⋯⋯」

抱著光的脖子,一手抵住他胸口的肌肉,感到堅實的心跳在掌心振動。

「塔矢⋯⋯」

「——唔,把衣服、脫掉。」

輕聲說道,抬起手摸索光外衣的拉鍊。頭腦還燙著,冷冷的金屬讓他指尖顫了一下,然後跌跌撞撞地往下拽。

「嗞」——有什麼東西卡住了。

突發狀況,二人停下了正在做的事。

「對不起⋯⋯」

亮悵然若失地看著手心裡散開的織物。

光原本一直放在衣服內側的扇子,棉麻製的編織流蘇因為被金屬夾住,原本纏緊的線散開了不少,即使收回去也不像原來一樣平順,邊緣的幾根斷了一小截。

除了這處損壞,幾乎沒有任何使用痕跡。

記得之前在棋會所,廣瀨先生有問到光關於扇子的事。

「最近也想去買一把了,夏天會很方便,帶著又挺風雅的。欸,進藤老師的扇子一般多久會換一次呢?紙質的摺扇會不會很難保養?」

「啊,這個?我其實都沒有換過。」光拿起那把蝙蝠扇,撓撓頭,「因為不太會打開來用吧,一直還挺新的。」

亮從未見光扇過這把扇子,連最炎熱的夏天都沒有。

只是看光的對局,或是任何轉播,每當到了勝負關鍵的地帶,或是想到了什麼妙手時,就能見到他把一直握著的扇子換到左手,放在一邊,以此代表全力以赴的狀態。

這已經是進藤光身為棋士的一個標誌。

「進藤老師既然不用,看起來也不僅僅是普通的裝飾,」廣瀨推了推眼鏡,再次端詳那把摺扇,「應該有什麼特殊的紀念意義?」

「嘛。算是這樣沒錯。」

對他如此重要、他這麼珍視、愛護的東西,現在竟然被自己弄壞了。

就因為「親熱的時候被拉鍊卡住」,這種愚蠢的原因。

「——沒關係啦,只是流蘇的部分壞了。再去買一根就好。」

「那我來幫你買吧?明天就去!我會寫下來的。」

站在天台的風聲中,隨著光將嶄新的紫色吊墜系到扇子上,亮心裡懸著的愧疚也終於落下。

親眼看見光把扇子放回衣服內側時,又有一種霧一樣的滿足感慢慢在胸口散開。

——光貼身攜帶的東西,光的扇子上⋯⋯從此就有自己給的一部分。

機緣巧合地,通過這樣的方式,在離他最近的地方留下了痕跡。

低下頭來掩飾表情。

「那麼,我先去對局室⋯⋯」

光突然湊近,亮感到手腕被扣住,拉過去,落在了光的後腰上。

後背貼到外牆,陽光被體溫的暖意遮住,有輕柔的、細雨一樣的吻覆蓋在額側、眼睛和唇角。

「嗯、唔,進藤。」被吻過的地方熱熱的,天台的冷風便格外清晰,「等等,今晚不是還要見面——」

「啊啊,」頭髮下露出的耳尖被舔咬著,「但今天的份,現在就想要。」

「可是⋯⋯」

「我等不及了,」額頭相抵,琥珀色的眼睛慢慢睜開,望著自己,「塔矢。」

即使是天台、樓梯間的背後、監控的死角,這裡也還是棋院的範圍,是工作的地方⋯⋯

放在光腰上的手握緊了尼龍的布料。

「⋯⋯你知道嗎?」有些低啞的汽泡音隨著吐息灑在唇上,「剛才把我甩開,和我拉開距離的時候,我有點受傷喔。」

「我不是——」

「不過,扇子上有你給我的流蘇的話,就每天都能想起你,看著我的眼神。

「——我喜歡你,塔矢,我好喜歡你。」

「進藤⋯⋯」

雙唇張開的時候,說出光的名字,就變得無法再拒絕。

輕微的暗示,讓光的舌頭侵入了口腔,而身體像是早已習慣一樣,下意識地迎合著這個熱烈的吻。

剛才看著手帳裡的文字,像是閱讀著別人的經歷,心裡卻實在地被喚起一股熟悉的、酸甜的情緒。想要確認那些經歷是否真的屬於自己。

「呃⋯⋯」

短暫的間隙裡,吮吸著彼此的唇瓣,聽見光在接吻間隙紊亂的呼吸。

親身感受著昨天的自己理應體驗過的事情,積蓄著的名為「喜歡」的心情好像找到了宣洩的出口。

亮熱切地回應著光的舔吻,在他後退的時候勾著他的舌頭,發出似是纏綿的邀請。

「哈⋯⋯喜歡我這麼親你?

「再把嘴,張開一點試試——」

順從地照做,就被更徹底地進入,粘稠而緊密的深吻讓亮不自覺地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似曾相識的酥麻侵佔了所有的感官。

扣著後腦的手收緊,頭髮被輕輕抓住又鬆開。

「塔矢⋯⋯你好棒。」

每天、每天都和他做這樣的事,新鮮的、久違的,如同隱秘的記憶被喚醒。

而且,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這種地方⋯⋯

戶外的氣息拉扯著浸入深吻而變得綿軟混沌的意識,任何細微的響動都被放大,不自覺地沈淪,又捨不得錯過任何一秒。

粘膜的觸覺調動起感官,光撫摸著他的背和後腰,身體開始⋯⋯變得奇怪。

「唔,不要。嗯啊、進藤⋯⋯」

「嗯⋯⋯下午對局的對手如果看見這樣的塔矢老師,會嚇一跳吧?」

亮微慍地抬眼,瞪著他。

「呃、你不是也⋯⋯」光也從耳朵到脖子一片潮紅,嘴唇微腫,泛著性感的水光。

燥熱的身體相貼,亮開始留意到胯間無法忽視的那個東西——

「呃,哈⋯⋯」意識到那是什麼,面紅耳赤地推著光的胸口,「所以說了不要、不要在這裡,會⋯⋯」

光意有所指地圈住他的腰,讓二人的下身貼得更緊。

「——會有感覺,你也是。」

突起物的熱度隔著褲裝布料傳來,像肌膚相觸一樣鮮明。

亮懊惱地別過頭。

是自己讓他產生了這樣的反應,這樣想著,又食髓知味地揪住光胸前的布料。

可現在⋯⋯「要怎麼辦?」

「沒事的,不用管。」

雖然這麼說,但應該,還是會很難受⋯⋯

光突然笑起來,「覺得有責任的話,就再親我一下?」

⋯⋯那樣只會更嚴重吧。

猶豫著,亮最終還是蜻蜓點水地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

「欸嘿嘿嘿——」

「進藤,其實⋯⋯我還有事想問你。」

光愣了愣,雙手握住亮的肩膀。

要來了嗎,終於要來了嗎?

「那天你為什麼⋯⋯」

之前一直無法說出口的,一直被打斷的答案,加上前兩週的準備,今天總算呼之欲——

「——為什麼要給別的女生送便當布?」

「啊?什麼?」光愣住,木訥地抬起眼,「哪次?」

亮皺眉,「——原來還有不止一次嗎?」

「不是,那個⋯⋯啊啊啊啊啊!我想起來了!」光扶著額頭,「但那是人家掉了東西沒發現,我正好也要上樓而已。我根本不認識那個院生嘛!」

「是這樣啊?」亮往前走了一步。

「那塊布還挺好看的,丟了會很可惜吧⋯⋯」

「嗯,還有呢?」

「那個⋯⋯」光步步後退,碰到半人高的牆面慌張地回頭看了一眼,「救命!我快要掉下去了!」

亮停頓了一下,拽著光的胳膊把他拉回來。

「——『有事想問』,就是說這件事嗎?」

這個人怎麼還一臉失望?金色的額髮都像狗耳朵一樣耷拉。

亮一言不發地瞪著他。

雖然說出來的話會顯得很小氣,但看到光體貼的一面不僅僅屬於自己,還是有點介意。

「可塔矢你,明明是男生欸⋯⋯」眼前的人一臉委屈地說。

哈?這能有什麼關係嗎?

「而且我一直喜歡的就是你,」光低下頭牽起他的手,認真地注視著他。

說著這樣的話,卻好像會痛苦一樣,顰著眉。

「這輩子活到現在,也只喜歡過你一個。」

欸?

這輩子⋯⋯

只喜歡過,我一個。

亮的手不自覺地用力。

「——比起注意和異性的互動,我還更擔心你會不會氣我最近跟和谷買了同款的登山包喔。」

?為什麼。

「塔矢,那個只是為了第二件半價,真的。因為你都不背登山包。」

「⋯⋯笨蛋,誰會這麼想。」

「可是你剛剛還在吃別人的醋。」

「——誰有吃醋!!」亮欲蓋彌彰地撥了下臉一側的頭髮,「和谷君他⋯⋯是個好人。」

「是嗎?你也這麼想啊!」光突然欣喜地睜大眼睛,「我就說嘛,和谷他個性很好的,你們一定能好好相處,嘿嘿。」

確實,和谷君也⋯⋯很會關心人。

欸。所以為什麼對於進藤和和谷親近的關係,就沒有那種「敵意」呢?

去年讓進藤幫忙在專櫃挑香水的時候,進藤說要給和谷買那塊錶做生日禮物,甚至今天親眼看到他戴著,都沒什麼感覺。

不會像聽見進藤對哪個女生獻殷勤的時候那樣,心裡「咯噔」一下。

——好像總覺得,進藤如果不喜歡他,就會去喜歡別的女性,而不是別的男性?

不過提到染髮的事,還是出於直覺地制止了。

雖然對和谷君說的也是真話,可總希望,進藤這抹獨一無二的金色只屬於自己,不想在別處見到。

「——可是只喜歡我一個的話,只對我溫柔就好了吧。」

亮抬手撫摸光的臉,凝起視線瞪著他。

「這樣的你,只許給我看。」

「塔矢⋯⋯」

突然被緊緊抱住,聽見光興奮的聲音:「可惡啊——果然還是想再親一次!」

這人又開始在自己臉上亂啄。

「喂!不是說今天的份已經⋯⋯」

「也沒說一天只有一次吧?再來一下嘛,難道你不想嗎?」

「不可以!而且晚上還要見面——!」

看過手帳,好像從沒有一天接吻兩次的記錄。每天體驗到的都是「第一次」,還不知道「第二次」是什麼感覺⋯⋯

——要不就,今晚再試試吧?

tbc.


[1] 屬於私貨,KENZO家的設計風格讓我覺得是很適合和谷的品牌。創始人高田賢三在二◯二◯年由於Covid-19於巴黎近郊的Neuilly-sur-Seine去世了,還挺難過的。

上一章
下一章

7 Replies to “白河夜船⑤

  1. (看完chapter6拐回来冒个泡)感谢劳斯还记得庄司2333,虽然他和冈只在番外出现了一下下,但还是挺喜欢这两个蛮可爱的小朋友的(顺便冈是不是后面也会出现呀)另外总觉得辻利先生对亮步步紧逼活像大boss,造成光延误的一系列麻烦也并非偶然。另外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劳斯,标题《白河夜船》有什么用意呀

    1. 认真回答:
      ①(我也挺喜欢庄司和冈但)应该不会
      ②其实他不是
      ③白河夜船是个日语的俗语,有两种意思,其一:什么都察觉不到的深度睡眠;其二:撒谎、假装知道某事。典出自《毛吹草》——白河是日本迁都之前的政治中心(位于镰仓),有人向去那里旅游的人问了白河的事情,后者以为白河就是河流名称,便扯谎称坐夜船通过那里,故不知晓。(←已经能看出和剧情有所联系?至于所有的用意,也许看到结局才能知晓w

      1. 感谢劳斯耐心支教🙏刚看宁回复隐隐觉得有些我能察觉到但是抓不住的走向(dbq表述能力太差了QAQ)查了下发现还有同名短篇小说及改编电影,感觉更不安了😂亮靠手账维持日常生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感觉会be得后劲很大(我又胡思乱想多虑了QAQ)最后,很喜欢宁的文风,像平原上静静流淌的河水,整体沉静有力,支线就像支流一样很自然地延展开,但也有水流湍急的时候(比方说……车(?)可能不是很准确)之前和基友聊天,她笑我居然小半年了热情还这么高(前坑我都仨月之后开始冷却QAQ)其实原因之一是有您这样文画双绝 对原作考据又很有见地的太太!很感谢遇到您🙏(年前很难过的时候留言是黑黑劳斯回复我的,宁二位都是很温柔很有耐心的人,祝两位劳斯一直这么幸福地走下去!)

        1. 啊,那个同名小说和电影其实我没有看过,但在谷歌搜到过,之前在lofter的评论也有人问了会否有关,说得我有点好奇,但似乎看剧情简介也能猜到一些故事情节,所以还一直没去补…总之感谢您的认可,我萌会幸福并试图给光亮xìng福的嘿嘿嘿٩(๑•̀ω•́๑)۶

          1. 那先别补了,别干扰劳斯思路😂另外其实想问问劳斯有没有出本子的打算👀想收留(不是,收藏)一本(搓手手期待ing)

          2. 会出,今年出吧,在搞插图和封面什么的了(就不该太早画封面不然过了几个月就觉得不能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